Many thanks to Hanzík for the Czech translations!

tcc-case-title
中度专业  中度专业

第七十案

系统

小沙弥向八万大师请教:

晨起吾师指明方向。
从方向我形成想法。
从想法我勾勒草图。
从草图我建立模型。
从模型我创建框架。
从框架我输入源码。
从源码编译器产生字节码的类文件。
从类文件建造系统汇编出war文件。
从war文件部署系统建立互联网应用。

然而工作并未就此完成:
有了应用,虚拟机要提取字节码。
有了字节码,及时编译器要产生机器语言。
有了机器语言,操作系统要指令CPU。
有了指令,CPU打开或者关闭逻辑门。
由此电子流向这一边还是那一边。

每一步,项目在细化、升华、蜕变。
每一步都依靠后续的步骤——
否则程序就不可能工作。

所以我的问题就是:
到底哪一个产品是真正的软件,
哪一个是真正的源?

大师答曰:

可是工作依然并未完成:
电子流向这一边还是那一边,
触发其他逻辑门,
改变记忆中的字节,
阐释成信息,
显示在屏幕,
把模式投射到你的视网膜,
把信号发送到大脑皮层,
再传播到大脑内部,
再形成想法。

因此我的答案就是:

寺庙庭院中,橡树枝叶下。
举手摘橡子,俯身捡腐桠。
气息融甘露,汗水润土壤。
只要橡树在,一切都久长。

无极评曰

当你讨论什么是源时,你意指何时?当你讨论代码时,你意指何地?隔间墙不是地平线。眼光必须超越当日的需求;否则你实现的系统就像一堆朽木,你也只配给虫子为食。

无极诗曰

僧去树去尽消去
一切只在转瞬间
无处不在处处在
无时不见时时见

Topics...  philosophy